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上十大博彩 > 澳门十大博彩软件 >

欧洲人今年这个“年”有多难?

秋冬新冠疫情尚未得到缓和,近期蔓延多国的变种新冠病毒再次引发全球瞩目。

对于欧洲人而言,今年的圣诞显得尤为艰难。由于出现了传染性增强40%-70%的变异毒株,英国将伦敦及英格兰东南地区的防疫级别提高至最高的4级,民众将再次处于封锁状态。此外,超过50个国家停飞英国航班。

由此而引发的,则是更为严格的社交管控举措。12月18日,意大利发布了严格的圣诞法令,从12月24日至1月6日进行全国封锁,民众非必要禁止出门,每个家庭最多可以接待两名客人(不包含14岁以下儿童)。德国、荷兰的封锁措施将延续至明年1月,奥地利将从圣诞后进入第三次封锁,瑞典开始建议民众佩戴口罩……

许多欧洲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,今年的圣诞节“被取消了”。

据世界卫生组织疫情统计数据,欧洲区域是世卫六个区域中确诊病例第二高的区域,仅次于美洲区域。截至欧洲中部时间12月25日上午8点,世卫欧洲区域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466万例,累计死亡病例超过54万例。

世卫组织疫情数据,草绿色为欧洲区域。

从疫情统计图可以看到,欧洲地区进入秋冬之后疫情大幅反弹,且至今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。而随着圣诞元旦等节日临近,许多专家此前警告称,多国病例或再迎新高。

今年欧洲人的圣诞怎么过?新京报记者连线了身处英国伦敦、意大利米兰、法国尼斯及德国慕尼黑的华人及留学生,听他们介绍疫情下欧洲人到底怎么过这个“年”。

英国伦敦 Chloe

“大家都觉得应该好好过,但最终可能只能一个人过”

Chloe在英国伦敦已经待了5年,之前在伦敦电影学院学习,毕业后就留在了伦敦工作。去年年底,Chloe利用圣诞假期回了趟国,与家人共度春节。今年大年初二,Chloe就返回了伦敦,此后再未离开英国。

Chloe还记得去年的圣诞,她去了一位英国好友家里,和那位朋友的家人以及一个印度大家庭一起度过了圣诞。对于西方人而言,圣诞就是和家人朋友团聚的日子。当时大家都非常开心,还相约今年圣诞一起过。然而没想到的是,一场疫情改变了所有。

“其实一直到今年11月二次封城,我们都还很期待今年的圣诞能聚上。但到了12月初,就逐渐意识到今年可能没办法一起过了。在前些天伦敦要进入四级封城前,我们已经决定取消今年的圣诞聚餐”,Chloe遗憾地对记者表示。

伦敦街头。/受访者供图

不过,今年伦敦的圣诞氛围还是很浓厚的,并没有觉得比往年弱。“因为疫情,身边很多英国朋友反而觉得,今年的圣诞节要好好庆祝。在伦敦进入四级封锁前,一些圣诞集市也仍然在开,只是今年没办法像往年一样来回随意逛,而是只能沿着一条道一直往前走”,Chloe说。

英国伦敦等地区自12月20日起进入四级封锁(Tier 4),民众只能和本家庭成员一起庆祝圣诞,他们不可以前往其他封锁级别地区看望家人朋友。12月26日起,英格兰更多地区将进入四级封锁。

Chloe介绍称,由于伦敦规定不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不能一起庆祝圣诞,今年的圣诞节她只能自己一个人过了。“不过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,我有一个同学一家人都在伦敦,但他的父亲却让他今年不要回家过圣诞了”。但总体来说,身边英国朋友们对于圣诞还是很期待的,觉得疫情依然如此,只能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,很多人还是会回家和父母聚一下,但是像往常一样几家人一起聚会是不可能的。

对于近期英国出现变种毒株、多国限制英国航班,Chloe表示,她身边的朋友们也没有很慌。“很多人离开伦敦是本来就计划好的,回到其他地区过圣诞而已——就像国内的春运一样”。目前进入四级封锁后,超市有出现货源短缺的问题,因为很多人都是集中购买一大批物资,但整体来说,没有像今年3月英国第一次封锁那样夸张。

意大利米兰 火火

“为悼念因为新冠逝去的患者,多地取消了圣诞彩灯”

“今年的圣诞节真的格外冷清”,火火(化名)对新京报记者表示。

火火从小就在意大利米兰生活,对于圣诞节还是有着不一样的感情。然而,今年的疫情让她过了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圣诞节。

往年正常时候,进入12月,各地就会开始布置一些圣诞装饰,譬如彩灯、圣诞树等。但今年,米兰很多地方都没有装圣诞彩灯,就是为了悼念因为新冠逝去的患者。“除了米兰Duomo大教堂那边还稍微热闹一点儿,其他地方的圣诞气氛都比较低迷。传统上非常热闹的圣诞集市,也早就宣布取消了”。

意大利大概是圣诞期封锁最为严格的欧洲国家之一。从12月24日起,意大利进入为期两周的全国封锁,每晚10点至次日凌晨5点的宵禁也持续。期间,12月24日至27日、12月31日、1月1日至3日、1月5日至6日全国进入“红区”,居民除必要情况不得离开住所。12月28日至30日、1月4日这几日为“橙区”,管控略松弛一些,居民可以离家但不得离开居住的城镇。

“今年的圣诞只能在自己家里过了,没办法串门搞聚会什么的。身边的意大利人基本上也不会回家乡探望亲人,而是选择呆在原地”,火火介绍称。她有点遗憾地表示,虽然是为了防止感染,但这么重要的节日没办法和亲人一起过,肯定还是很失落的。

火火想起了前些年的圣诞,好几个家庭一起搞平安夜聚会,趁着圣诞假期去其他国家或城市滑个雪、度个假,真的很欢乐,“但是今年这些肯定都是没办法实现的”。

对于政府“红区”、“橙区”交替的做法,火火觉得不是很合理,“还不如直接封城等到新年到来”。“现在就希望2021年疫苗能够普及,大家能够自由流动,不用再继续戴口罩吧”,火火表示。

德国慕尼黑 朱迪

“为了回家过圣诞,德国朋友提前隔离、检测”

德国人的这个圣诞也不好过。

从10月中下旬以来,德国新增确诊病例创下新高,一直到12月也未有缓和的迹象。12月9日,德国总理默克尔罕见落泪,呼吁民众在圣诞节期间减少非必要的接触,以控制疫情。12月16日起,德国进入“硬封锁”期,至少持续至明年1月10日。

在德国慕尼黑工作的朱迪(化名)对于今年的圣诞表示无奈。据她介绍,今年慕尼黑的圣诞布置很明显没有往年那么多,而圣诞集市等传统的活动很早就决定取消了。临近圣诞,路上的行人也比较少。

慕尼黑街头。/受访者供图

德国进入硬封锁后,大规模的圣诞聚餐变得不可能。朱迪表示,以往的圣诞她也会和一些朋友跑到其他城市去过,今年的圣诞如果没有疫情她会趁着假期回国一趟,但目前来看这些都没可能。“所以我最终决定,和一个朋友一起点个外卖吃个饭,就算是过圣诞了”,朱迪说。

但圣诞对于德国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,即使是疫情之下,很多德国人也还是希望能和家人一起过。朱迪介绍称,她有一个德国同事,为了能顺利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圣诞,提前进行了自我隔离,然后去做了核酸检测,拿到阴性证明后再准备回家和父母一起过节。他家里的兄弟姐妹也都是,经过隔离检测再回家,“可能也是比较担心会感染父母”。

目前德国的疫情严重,封锁也比较严格,所以大家有任何出行都要考虑很多因素,“譬如我出门和朋友吃个饭,就得考虑宵禁前是否能到家”,“不过在这个时候,还是安全最重要”。

法国尼斯 许诺

“街上圣诞装饰不输往年,但冷冷清清没有节日氛围”

法国在圣诞前并未宣布新的防控举措,甚至规定12月24日平安夜那天可以取消宵禁。但其他时候,法国继续实施晚八点至早六点的宵禁。但许诺还是觉得,今年的圣诞冷冷清清,完全没有节日氛围。

许诺是一名中国留学生,目前在尼斯上学。过去几年,许诺都是在欧洲过的圣诞,而且一般都会在外面和一群朋友一起过。就像去年,许诺去了匈牙利,和几个朋友在布达佩斯的一家餐厅一起吃饭。“但是今年,估计只能几个人一起在家吃了”,许诺称。

据许诺介绍,圣诞前几天,尼斯街上、市中心的装饰还是很好的,各种圣诞灯、圣诞树非常漂亮,但是街上人很少,冷冷清清的,完全没有前几年那种浓厚的节日氛围。“我觉得再好的装饰,缺少人员的流动,也缺了些味道”。

尼斯街头。/受访者供图

除此之外,虽然大家非宵禁时间可以出门,但很多大商场之类晚上7、8点就关门,很多城市的圣诞集市也取消了,所以在外面也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。

“我身边的法国朋友对今年圣诞的感受就是,很无聊。他们大部分还是会回家过圣诞,但是却没办法像往年一样家里过完了再出门和朋友一起聚会玩闹”,许诺称。

在经历了11月上旬的高峰后,法国的疫情逐渐得到缓和,马克龙政府也未宣布其他收紧防控的举措。不过,据法国BFM电视台报道,越来越多的法国地方官员和医学专家呼吁,法国应在圣诞节后重启第三轮封锁,以避免出现新一波疫情。

新京报记者 谢莲

编辑 马瑾倩 校对 柳宝庆